1

官场厚黑学—两位封疆大吏人头落地,只因无聊的人出了趟无聊的差

明嘉靖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九日,北京市西四附近刑场上,三位囚犯被押上了刑场。他们分别是原总督江南、江北、浙江、山东、福建、湖广各省的兵马,便宜行事的张经、原浙江巡抚李天宠、原兵部武选司员外郎杨继盛。

明嘉靖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九日,北京市西四附近刑场上,三位囚犯被押上了刑场,他们分别是原总督江南、江北、浙江、山东、福建、湖广各省的兵马,便宜行事的张经、原浙江巡抚李天宠、原兵部武选司员外郎杨继盛。

这三人中中杨继盛是因为弹劾历史上著名奸臣严嵩“五奸十大罪”而遭打击报复。那张经、李天宠这两位封疆大吏又是怎样走上断头之路呢?说起来这都因为另一个人。

官场厚黑学—两位封疆大吏人头落地,只因无聊的人出了趟无聊的差

这个无聊的人,出了趟无聊的差,结果就把这两位封疆大吏送上了断头台。这个人就是严嵩的干儿子,时任工部侍郎赵文华。

三十四年春,朝廷派赵文华到到浙江祭海去,你说祭海就祭海吧,祭完后就哪里来那里去,可是这位赵侍郎却赖在浙江不走了,天天积极主动的指导抗倭工作。

但是,您要是认为他真的关心国家大事,积极为朝廷排忧解难的话,那您就太天真了,赵侍郎嘛,只不过是给总督张经挖坑而已。

官场厚黑学—两位封疆大吏人头落地,只因无聊的人出了趟无聊的差

原因嘛,很简单,赵侍郎本来高高兴兴的到了浙江的地界,原本幻想浙江辖区会打好标语,挂好横幅,营造好热烈欢迎的隆重氛围,官员会前呼后拥,积极表现,结果理想是美好的,现实却是残忍的,整个浙江冷冷清清,大家各忙各的,完全把赵侍郎给忽略了。

因为总督张经完全不需要也不屑于鸟他,在明朝,总督不是地方官,而是中央派驻到地方工作的领导,工资,户口都挂在中央,张经,虽然下派到地方工作,但人家仍然是都察院右都御史,仍然是中央的人,而赵侍郎嘛,就是一个奉命出差的临时工而已。

事情就是这样,赵侍郎想摆谱,据说还向张经索贿白银两万两,而且自己不懂军事,反而指手画脚的天天要求张总督出战,而张总督级别比他高了去了,不接招,天天把赵侍郎的指示当屁放。

官场厚黑学—两位封疆大吏人头落地,只因无聊的人出了趟无聊的差

赵侍郎这边呢,脆弱的小心脏受不了了,可怜的自尊心受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伤害。于是,跟干爹严嵩打了个报告,要了个巡视东南防倭事宜的工作,专心致志的留下来给张总督挖坑。

他先是给朝廷上了一封奏章,告张经畏惧倭寇,拿了朝廷的钱,不办朝廷的事,天天消极避战。奏章递上去后,严嵩到底还是心疼这个干儿子,每天有事没事,就在嘉靖皇帝那给张经上眼药。

不久后,张经就知道了赵侍郎背后给他捅刀子,但是他的反应很怪异,既不找赵侍郎算账,也不上书辩解,一副不知道是看破红尘万念俱灰,还是高深莫测胸有成竹的样子,由着赵侍郎上蹿下跳的折腾。

官场厚黑学—两位封疆大吏人头落地,只因无聊的人出了趟无聊的差

其实原因很简单,张总督并没有看破红尘万念俱灰,人家真是胸有成竹,毕竟一切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,倭寇已经完全掉进了他的圈套。只等两广狼兵一到,立马开战。到时旗开得胜,一切不就不辩自明了。

可惜,他错了,错的非常离谱,赵文华虽然不懂军事,但玩起阴谋诡计,官场厚黑来那是一套接着一套。前面之所以写张经消极避战的奏章,那是因为他知道张经就要打胜仗了,弹劾也好,催战也罢,甚至严嵩在嘉靖面前的那些窃窃私语,都是为此刻做铺垫的。因为只要做好这些铺垫,张经战败还有活路,一旦战胜,必死无疑。

嘉靖三十四年五月初一,倭寇数千人突然从水陆两途进犯嘉兴。张经分遣参将卢镗带领保靖狼兵、总兵俞大猷带领永顺狼兵由泖湖向平望急进,参将汤克宽带领水师从中路楔入,合战于王江泾。激战数日,大败倭寇,斩杀1900多人,烧死和堕水溺毙者不计其数,取得东南抗倭以来最辉煌的胜利。

官场厚黑学—两位封疆大吏人头落地,只因无聊的人出了趟无聊的差

胜利的捷报迅速传到了京师,嘉靖皇帝反应也相当迅速,只派了两个人,两个锦衣卫,带的当然不是皇帝的奖赏,升官发财,一概没有,只有刺眼的镣铐,和皇帝的最高指示:“经欺诞不忠,着实入京问罪”。

张总督的脑袋嗡的一下蒙了,明明打了胜仗,不奖赏也就就罢了,怎么还换来了一副铁手镯?到底是哪出了问题。

其实原因很简单。赵文华的那份消极避战的奏章交上去后,皇帝根本就不信,当然这些赵文华是知道的,甚至严嵩上的那些眼药,皇帝也不信,这些严嵩、赵文华也都清楚。他们不需要皇帝相信,他们只需要在嘉靖皇帝心里播一颗种子,然后静静等着发芽即可。而且他们知道,让种子发芽的机会马上就要到了。

官场厚黑学—两位封疆大吏人头落地,只因无聊的人出了趟无聊的差

不久后,张经王江泾大捷的报告就递上来了,种子破土而出的日子也到了。嘉靖皇帝拿到捷报后,脑子迅速按照严嵩、赵文华预想的方向展开了联想,他想到了赵文华的奏章、想到了严嵩的告密。这个张经,着实可恶,拿着朝廷的钱,不办朝廷的事,赵文华一告状,你就打胜仗,要是赵文华不告状呢,你就不剿灭倭寇吗?你小子想干嘛?养寇自重吗?

经过这么丰富的联想后,锦衣卫就上路了,张经就被下狱了,而他的伙伴巡抚李天宠也因为怠慢赵侍郎,被赵侍郎扣了个嗜酒废事的帽子,一并逮捕下狱。同年十月二十九日两人和弹劾严嵩的杨继盛一同在西市被斩杀。

张经王江泾之捷,贼兵宵遁,有功反遭诛戮,天下人为其鸣不平。张经死后,其调入江、浙一带的两广狼兵不听调遣,自行回广,倭寇之患逐渐加剧。隆庆初年,张经之孙张懋爵上疏替其鸣冤,朝廷恢复张经官职,赐祭葬,追谥“襄敏”,并给予后代袭封官职的恩典。《明史》评价其:张经功不赏,而以冤戮,稔倭毒而助之攻,东南涂炭数十年。谗贼之罪,可胜诛哉!

官场厚黑学—两位封疆大吏人头落地,只因无聊的人出了趟无聊的差

而陷害的他的严嵩最终结局,削官还乡,没收全部家产,曾权倾朝野现却无家可归。两年后病死,终年八十七岁。他死的时候,寄食于墓舍,既无棺木下葬,更无人前去吊唁,直到万历初年张居正执政,才吩咐分宜县令埋葬了他的尸骨。

至于严嵩的干儿子赵文华,则因修筑正阳门楼工作不到位被革职退休,这位仁兄也不知道怎么搞得,狗胆包天,负责给皇帝盖楼,结果天天把建筑材料拿去给自己修房子,皇帝的楼没盖好,自己的房已经落地了。退休后,这位仁兄在家揉肚子竟然把自己给揉死了(《明史》:“文华故病蛊,及遭谴卧舟中,意邑邑不自聊,一夕手扪其腹,腹裂,脏腑出。遂死。”另有史书上说是暴毙),这种死法真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让人大开眼界。

官场厚黑学—两位封疆大吏人头落地,只因无聊的人出了趟无聊的差

不过,赵文华死了,但他的事情并没有完。不久后,给事中罗嘉宾上书弹劾赵文华侵吞军饷,数额高达十万多白银。嘉靖大怒,下令抄家用来偿还赃款。结果抄家时,赵文华可能因为挥霍过度,家里财产竟然不够赔偿,于是就由他的子孙充军来代赔。

结果这笔钱赔到了万历十一年,才仅仅赔了一半。有些大臣实在看不下去,说劝皇帝算了吧。但是万历皇帝谨记爷爷的教诲,一定要他的子孙接着赔,要么赔光,要么死光。据说直到万历二十年才赔完。有道是: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,而赵文华是一人作恶,累及子孙,别人坑爹,他倒好,坑子孙一把好手,自己一人替子孙后代把荣华富贵都享受了,而子孙后代只能补他留下的烂摊子。

"官场厚黑学—两位封疆大吏人头落地,只因无聊的人出了趟无聊的差"的相关文章
1
1

热门关注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