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官场小小说:《存折》

这里面哪里是香烟啊,分明是卷起来的一张存折,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存款8万元,而且有存款人的名字“申屠君”。

文丨广昌崽

申屠君进去了。

这半年多来,我一直内疚着。

我是一个环卫工人,早年,我是冲着找一份旱涝保收的工作考进单位的。在我居住的小城,只有几万人口,不说了如指掌,也是熟透了的熟。大街只有那么几条,而我负责清扫的是小巷3条,两横一竖的街形,风里来雨里去的,即使周围的居民不和我打招呼,我也大概知道他们住在哪幢、哪单元。

就这样,我穿着反光衣服的环卫职工形象,已经走过了20多年。

这一天,天空还泛着鱼肚白,我正在负责的第三条小巷的打扫,就快收工了,家里的早餐正等着我呢,心里想着,一阵快意闪过。突然,从垃圾桶里倒出的香烟盒,引起了我的注意,因为,我家的老头子是一个十足的烟枪,他抽的香烟从来不分好差,如果这盒香烟带回去,他的心情肯定会愉悦一整天。

我捡起香烟盒,抹去了灰尘,但看看香烟盒盖有松动的迹象,干脆就撕开了,这一撕让我心跳一步步加快,你道看到了什么?这里面哪里是香烟啊,分明是卷起来的一张存折,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存款8万元,而且有存款人的名字“申屠君”。现在还是黎明时分,四处无人,我想处理的办法起码有三种:一是拿回去再说;二是交给社区或者公安派出所;三是直接交给申屠君,他的家就在前面的高档别墅区,我是知道的。

申屠君可是我们小城的一位处级大干部,物归原主最合适。

对,就这么干!就像公交车的驾驶员,捡到东西还给失主是天经地义的,作为环卫工人几十年,我拾金不昧的事情每年都有三四次,只是我没有惊动媒体宣传而已。想到这里,我赶紧扫尾了手头的事务,就到申屠家楼下的路口去等候。

早晨上班的时间一分一秒地接近,不一会,申屠君果然提着一只精致的公文包,风度翩翩地出现了,我赶紧迎了上去:

“申领导,你家里有存折丢失吗?”

“没有哇,我又不认识你!”看我的衣服怎么说不认识?申领导可是在环卫节日里来我们单位慰问过的,还握过我的手呢。

“这一张存折你看看,是否给人偷去的?”我拿出存折,慢慢递过去。

“没有的事,不可能的,我要赶紧上班啦!”申屠看都没多我看一眼,就搭上路边等候的小车。

望着一溜烟似的小车,我的心顿时凉了一大截,干脆就把存折交到了派出所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听说,存折是一个包工头在申屠家打牌,之后故意留下的,申屠的夫人打扫卫生时,就当作一包空烟盒扔掉了。后来,经过公安和纪检委的调查取证,申屠君终因贪污受贿进了牢房……

近半年来,每当在申屠家门口一段小巷打扫时,我就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丝悔意:当时,我为什么没有采取——或许的第四种处理办法处理——把存折撕掉呢?

"官场小小说:《存折》"的相关文章
1
1

热门关注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