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这家族在云南地位超然,不管是谁来统治,都必须倚重他家的影响力

上一篇谈到扩廓帖木儿去世,元昭宗的“中兴”大业遭遇严重的打击。洪武十一年,即北元宣光八年,元昭宗卒,继承汗位的是脱古思帖木儿,蒙古语尊号为乌斯哈勒汗,改元“天元”。

上一篇谈到扩廓帖木儿去世,元昭宗的“中兴”大业遭遇严重的打击。

洪武十一年,即北元宣光八年(1378),元昭宗卒,继承汗位的是脱古思帖木儿,蒙古语尊号为乌斯哈勒汗,改元“天元”。关于脱古思帖木儿汗与元昭宗之间的关系,有学者认为他们是兄弟,亦有学者认为他们是父子,各有各的道理和论据,很难说得清楚。

此时北元实际掌控的领土依然十分可观,实力仍然不可轻视。朱元璋经历洪武五年(1372)之败,虽然知道昭宗死讯,但也不敢轻易出兵,而是趁昭宗死后的这段时间,将注意力转向西南,派傅友德攻打云南。

这家族在云南地位超然,不管是谁来统治,都必须倚重他家的影响力

脱古思帖木儿

当时明朝虽已取得天下,但云南犹未款伏。云南从历史上就是一个民族与政治情况比较复杂的地区。从唐代开始,云南地区就出现了南诏政权。至宋代以后,又出现了大理政权,段氏在大理称帝,直至南宋末年被元朝所灭,在云南地区有相当长的统治时间。

这家族在云南地位超然,不管是谁来统治,都必须倚重他家的影响力

元朝占领云南之后,在云南设云南行省。忽必烈将自己的第五子忽哥赤封为云南王,在昆明建立王府,镇守云南,并在大理设下大理路军民总管府,以大理段氏的后代任总管府总管。进入元末之后,负责镇守云南的正是忽哥赤的后代梁王把匝刺瓦尔密。此时兵烽四起,徐寿辉部下明玉珍趁机占据四川,立国号为大夏,向南攻打云南。把匝剌瓦尔密率军抵抗,但战事不利,于是命大理第九代总管段功出兵平叛。

这家族在云南地位超然,不管是谁来统治,都必须倚重他家的影响力

明玉珍陵前塑像

段功与明玉珍一场大战,后来夜袭古田寺,火烧明玉珍,又在七星关大败大夏主力,将明玉珍彻底赶出云南。传说段氏此时在云南地位超然,不管是谁来统治,都必须倚重段氏的影响力,所以段功本不想为把匝剌瓦尔密出力。

这家族在云南地位超然,不管是谁来统治,都必须倚重他家的影响力

段功和阿盖剧照

把匝剌瓦尔密为了说动段功出征,便把自己的女儿阿盖嫁给了他。阿盖虽然是蒙古族,但生长在云南,故此既比云南本地女孩子高大壮实,又兼有本地女孩子的秀美气质,故此在云南已是颇有名气的美人。段功得阿盖为妻,十分高兴,便欣然替把匝剌瓦尔密出征。得胜归来以后,段功就随阿盖一起居住在昆明,乐不思蜀,不想回大理去了。

这家族在云南地位超然,不管是谁来统治,都必须倚重他家的影响力

段功剧照

段功本来替把匝剌瓦尔密立下大功,谁知把匝剌瓦尔密却对段功起了疑心。因为此次段功出战获胜,受到云南当地将士的拥戴,显示出了大理段氏在此地仍然拥有人心。假如段功有一天想取把匝剌瓦尔密而代之,岂不是轻而易举?故此把匝剌瓦尔密把阿盖嫁给他,就是希望阿盖能够把段功牢牢拴在梁王府,让他整天醉卧温柔乡中,等待机会到来,把匝剌瓦尔密更想把大理也吞并进来,这样他在云南的梁王之位才能坐得稳当。

段功在昆明整日与阿盖一起饮酒作乐,他在大理的属下和家人可不干了。他的原配夫人高氏给他写了一首小令,把家人对他的思念都写在了词中,托人带给段功。段功一读之下,心中非常感动,于是立刻返回大理家中。

这家族在云南地位超然,不管是谁来统治,都必须倚重他家的影响力

段功回家之后,家中的臣下就劝告他不可再回昆明,恐怕梁王有不轨之意。段功的属下杨智甚至作了一首诗说,“功深切莫逞英雄,使尽英雄智力穷,窃恐梁王生逆计,龙泉血染惨西风”,暗示把匝刺瓦尔密可能会不利于段功。段功对属下的劝谏却是不以为然,他认为自己有大功于把匝剌瓦尔密,而且又做了人家的女婿,把匝剌瓦尔密笼络自己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反倒要来加害呢?根本不把此事放在心上。回家几月之后,反而思念阿盖,又想回昆明去把阿盖接回来。

下一篇谈段功之死和云南的平定。

"这家族在云南地位超然,不管是谁来统治,都必须倚重他家的影响力"的相关文章
1